详见校园网新闻:http://www.ynnu.edu.cn/showMsg1.php?id=10888
 
杨振宁先生登上西南联大讲坛 分享人生经历
 
 

 

    【编者按】10月15日上午,我校呈贡主校区艺术学院楼围满了期待聆听讲座的师生,大家都在期待着一位著名科学家、联大之子的出现。10:30分,身着黑色夹克的杨振宁先生精神矍铄地进入会场,全场师生自觉起立并报以雷鸣般的掌声,传达着师大人对这位西南联大校友、云师大终身名誉教授、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的欢迎与敬意。

    五年前,值西南联大在昆建校暨云南师范大学建校70周年之际,杨振宁先生应邀到云南师范大学做了题为“物理学的诱惑”的讲演。今天,师大弦歌不辍、奋发求新,再次将这位科学巨擘请到学校,走进我们身边,让师大学子感受到了大家之气、大师之风。本次讲坛,杨振宁先生以《我的学习与研究经历》为主题,结合自身经历与体悟,向大家介绍了他的学习与成长经历,讲述了他与西南联大的故事。云南省政府原省长、全国人大教科文副主任徐荣凯,省委常委、省委宣传部部长赵金,副省长高峰,武警云南省总队政委张桂柏少将,省委副秘书长刘智,省教育厅副厅长邹平,我校校党委书记叶燎原、校长杨林等校领导,西南联大老校友陈有余、郭景纯和来自全省高校的师生代表近1000人现场聆听了杨先生的生动讲述。

一场讲座是一生经历的梳理

    杨振宁先生作为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华人科学家,他在物理学方面做出的贡献让人景仰,从粒子物理学到统计力学再到凝聚态物理学等等,除了同李政道一起发现宇称不守恒之外,杨振宁先生还率先与米尔斯提出了“杨-米尔斯方程”,与巴克斯特创立了“杨振宁-巴克斯特方程”等。如今的杨振宁被誉为是“全才的三个理论物理学家之一”,然而大师的炼成又是走过了怎样的一条道路,在讲坛中,他通过故事化的片段串联对此一一做出解答。

    片段一:少年时期,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杨振宁先生在讲座一开始就向大家讲述了自己如何与物理结缘的:“我第一次和物理接触是在中学的时候,在学校,一个非常小的图书馆里面,我看到一本书叫《神秘的宇宙》,我看了以后第一次接触到物理,觉得这是很神秘的事情。”1938年抗战开始,杨振宁先生举家搬到昆明。那当他刚念完高二的时候,在父亲的鼓励下,他决心去高考,高中由于少念了一年,没学过物理,但是考试又要考,所以自修了起来。当时杨振宁在数学、物理方面表现出浓烈的兴趣,同年他以第二名的身份进入西南联大。

    片段二:西南联大时期,他遇事求教、与友为伍,奠定扎实的理论基础。杨振宁先生在现场回忆到,在联大求学这段时间里有很多老师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一位是吴大猷先生、一位是王竹溪先生。而他自己则与黄昆、张守廉结下深厚友谊并被称为“三剑客”。杨振宁先生清楚地记得“三剑客”曾经的精彩探讨,“记得有一次,那时我们争论的题目是关于量子力学中测量的准确意义。那天,我们从开始喝茶辩论到晚上回到房子关上电灯,上床以后辩论仍然没有停止。我现在已经记不得那天辩论的具体内容和晚上争论的具体细节了,也不记得谁持什么观点,但我清楚地记得我们三个人最后都从床上爬起来点亮了蜡烛,看海森堡的《量子理论的物理原理》来调节我们的辩论。”

    片段三:海外求学,找寻出路。1945年夏天,日本投降。同年,经过一个夏天的等待,杨先生经过印度到了美国进入芝加哥大学。回忆起在芝加哥三年的研究生生涯,他极有感触地对我们说:“我在芝加哥大学学的物理学和我在西南联大学的物理学有很大的不同。两个都对我有非常重要的影响。1947年是我感到困难的一年。因为当时我在中国接触的是理论,也学的很好,可是缺乏实验经验。在当时的实验室,我做了20个月,毫无所获。在实验室里面经常闯祸,所以我的同学们都笑话我说:“凡是有爆炸的地方一定有杨振宁。”但是即便如此,杨振宁先生仍然没有放弃,他依然记得自己当初乘船来到美国时候对自己说的话“一定要学有所成”。于是,他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方向。他于同年找到了导师泰勒,帮助他重新选择了四个理论选题。这四个理论选题的发展同样是困难重重,在前三个选题都毫无进展遭遇失败的情况下,“坚持”为他带去了希望。他在第四个关于量子力学的理论选题上终于有所突破,最终成为了他博士论文的题干。
片段四:大学助教,17年普林斯顿生涯,厚积只为一个薄发的过程。在爱因斯坦、哥德尔、冯• 诺依曼、奥本海默等大师云集的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杨振宁先生在这里一工作就是17年。1949年,杨振宁先生进入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做博士后,开始同李政道合作进行粒子物理的研究工作,其间遇到许多令人迷惑的现象和不能解决的问题。他们大胆怀疑、小心求证,1956年6月,杨振宁和李政道共同撰写了学术论文《弱相互作用中的宇称守恒质疑》,这篇论文如同重磅炸弹,打破了世界物理学界的平衡。1957年“弱相互作用中宇称不守恒”观念被实验证明,他们由此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这段日子里,杨振宁先生潜心研究,少于同外界接触,这段在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生活的日子,是他学术生涯中最重要的时光。

一场讲座是一次思想的洗礼

    讲坛开始之初,杨校长在致辞中讲述了他对杨振宁先生的敬仰和举办此次讲坛的重要意义。他说,他第一次听到并记住杨振宁这个名字已经是“文革”结束以后。当时刚刚恢复高考,“为中华崛起而读书”成为当时青少年的理想和信念。杨振宁先生作为全球华人的骄傲,也必然地成为当时青年学子心中的偶像和追随的楷模。而今天杨振宁先生“我的学习与研究经历”主题演讲,从人才成长的理念、科学研究的素养以及人生奋斗的精神对师大全体师生的思想产生一次震动,对保守和惰性的心灵产生一次震撼,从而使每一个师大人自觉地为提升学校的软实力及核心竞争力做出贡献。

    对于杨校长和师大全体师生的期望,91岁高龄的杨振宁先生用简明清晰的PPT分享了一部分他收藏已久但很少公之于世的照片,并以中西融合的视角讲述了他在西南联大求学的心路历程,向大家阐明西方学界和我国学界的不同之处,用一种全新的维度帮助现在的同学们学习和研究。一个半小时的讲坛过程中,他滴水未进,他用他的真诚讲述唤起了在场西南联大老校友的温暖记忆,也用经验和成就让新一代的师大人受益匪浅。

    关于学习,他告诉我们,其实和同学讨论是一个极好的深入学习的机会。其实很多东西是从同学那里学来的,不是从老师那里学来的。道理很简单,因为你跟着老师不可能有很长的时间,但是和同学可以整天讨论。这种深度的讨论可以帮助我们对学问尤其是细节有更彻底的了解,和同学的接触才是最好的学习。

    关于研究,他告诉我们,研究生在找题目时觉得很沮丧,是极其普遍的现象。假如在座的研究生左突右突都找不着出路的话,要自己去找问题、自己去找解决的方法、自己去发展,这是一个完全不同与本科学生的要求,所以研究生一时有点彷徨是不稀奇的。假如实在难以继续开展研究时,或许应该思考一下是不是该走另外一条路。

   关于成功,他告诉我们,人生其实是不断修正自己直觉的过程,兴趣、长期的准备、最后的突破,这是多半研究工作必须经历的三部曲,也是走向成功的必要路径。

    91岁的杨振宁先生,至今仍然精神爽朗。老科学家始终保持着乐观轻松的心态,他将自己一生中思考过的种种事件和受益毫无保留地对广大师生们进行了分享,在宝贵的人生经验总结中使在场的每个人都收获了启迪和启示。(党委宣传部校报记者 李萌 张舒钧 赵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