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网 2013-11-25 云师大实习学生:用爱温暖彝良山村学校(图)
 
 

 

     

      吴灵和孙刘艳的宿舍
   
   

      吴灵老师上课的情景

   2013年11月21日。彝良县龙海中学。

   22点40分,吴灵和孙刘艳才回到宿舍。

   这幢集办公室、实验室、图书室、计算机教室、多媒体教室、音乐美术教室和教师宿舍为一体的楼房,其前身是教学楼,在地震中成为危房,拆除日期已进入了倒计时。

  这幢楼里住着三个教师家庭,还有十来名单身教师(包含家属在异地工作的教师)挤在其他其他四间教室里。当然,其中包括了云师大和昭通学院在龙海中学实习的7名教师。由于没有住房,其他近40名教师,只能在校外租房住。

  吴灵和孙刘艳合住一间。30余平方米的空间,中间用一道布帘隔开,外间用作客厅兼厨房,里间是卧室。

  卧室里,一张学生用的铁床,两张课桌,一个行李箱。床上堆着凌乱的书,课桌上放着作业本和洗漱用品,衣服杂乱堆放在行李箱上。

  看得出来,这是两个不爱收拾的90后。

  然而,虽然还是未正式跨出校门的实习教师,但在短短的时间里,她们已经成了龙海中学教师们眼里的“骨干教师”。

  (一)

  吴灵和孙刘艳是云大学物理系的大四学生,今年9月2日,她们到彝良县龙海中学顶岗实习。

  在很多外省人眼里,云南就是天堂:四季如春、鸟语花香、白云朵朵……但作为云南人,吴灵和孙刘艳明白,云南并非所有地方都美。而且,很多山区还很贫穷,条件还很艰苦。

  事实的确如此。地处乌蒙高原的龙海属于高寒山区,天气很冷。来到龙海,她们并没有遇到几个好晴天,相反,每天几乎都霪雨不断,大雾把整个镇子包裹得严严实实。有一天晚上,她们去学生宿舍查夜,看见三个男生挤在一张窄床上,裹着薄薄的被子。她们难过地差点掉泪,商量着要把自己带来的毛毯送给学生……

  吴灵和孙刘艳来彝良县的龙海中学顶岗实习,是偶然,也是必然。

  云师大安排学生到各地实习,采用的抓阄的方式,谁抓到哪个地方就去哪儿。这虽近乎游戏,但学生凭的是“手气”,抓到自己不想去的地方,也无话可说。当然,同学之间只要彼此愿意,可以互换。

  孙刘艳抓到的便是彝良县,而吴灵抓到的是芒市。结果,吴灵跟另一个抓到彝良县的同学换了。

  吴灵是昆明东川人,自小在城市里长大,对彝良不熟悉,但她的爸爸妈妈告诉她,昭通这一带的人淳朴善良,热情好客,因此她决定去彝良。

  提起在龙海中学的经历,吴灵一脸幸福:“这里的人特别好,我们一来,教导主任吴老师就帮我们搬行李,找住处。那么多老师在学校都没有住处,可是学校优先给我们作了安排。还有,我们常常到老师们家里去蹭饭……”

  吴灵和孙刘艳说,本来她们也自己做饭吃,但学校给她们发了饭卡,食堂的工作人员很好,每次都要舀一大勺肉给她们。她们在食堂里吃饭的次数并不多,相反,在老师们家“蹭饭”的时候更多,这家吃一顿,那家吃一顿,“我们简直变成吃百家饭的了。” 吴灵笑起来。

  来龙海之前,吴灵特意上网查了查龙海的特产。结果查到一样:魔芋豆腐。于是在赶集天,她们就去街上买了一大块。“太好吃了!”她说。她们觉得好吃的还有很多:猕猴桃、石榴、竹笋、烧洋芋、水粉……每吃一样,都差不多要把自己吃伤才罢口。孙刘艳尤其对龙海的水粉情有独钟,她说龙海的水粉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水粉,甚至戏谑说要把它引进到老家曲靖去,为此,她还向别人请教了水粉的制作工序。

  “这真是两个不错的老师,”校长彭照银告诉笔者,“不仅懂事、热情,书更教得好,我们学校这学期教师尤其紧缺,亏得有了她们。”
   
  (二)

  9月2日,吴灵和孙刘艳一到龙海中学,繁重的课时任务就压在了她们身上。

  彝良县教育局最新数据显示,全县教育系统教职工缺编超过了千人以上。这些年全县虽然不断招聘新教师,但由于多种原因,教师改行、辞职情况比比皆是,尤其是近三年来,全县教师总数一直是负增长。

  龙海中学的教师也很紧缺。去年,该校在小学借用了10名教师,但仍不能满足需求。今年,通过“国培计划”置换脱产研修的方式,龙海中学用一名物理教师从云师大换来了两名物理教师。而通过同样的方式,今年彝良全县有29名教师到云师大脱产研修,云师大派出了58名学生到彝良县各学校顶岗实习,吴灵和孙刘艳便是其中两名。

  随着学校对两人工作的肯定,吴灵和孙刘艳的课时也逐渐“加码”,每人的课时都达到了18节。由于被置换到云师大脱产研修的那名教师除了担任物理课之外还担任信息技术课,因此吴灵和孙刘艳除了上物理课,也兼任信息技术课。

  吴灵觉得偏远山区跟城市地区的教育差距特别大,她回忆起上计算机课的情景:“信息技术课是升学必考科目,和城里学生相比,乡下学生简直亏大了。乡下学生很多是第一次看见电脑。学生第一次上信息技术课,很多都不知道计算机是怎么回事,开机老找不着按键,鼠标也拿不稳,单是开机和关机,我就教了一节课。”

  令她欣慰的是,现在学生们对计算机已经基本熟悉了,他们会在word文档上打字,页面设置的一些常用功能也会了。

  最令吴灵和孙刘艳感到棘手的还是物理课。

  “从某种意义上说,物理课就是实验课。学校的实验器材和仪器不全,讲声音这一章节的时候,‘仪器’倒是好找,我们在这个老师家寻个瓶子,那个老师家拧个罐子,勉强也就应付过去了,但是电学这部分就不好办了,由于缺少实验仪器,很多时候我们只能在黑板上画图,讲起来觉得很吃力,学生听起来也很枯燥。所以,我每次上课都要想很久,怎样讲才能让学生觉得更好懂。”吴灵说。

  一名学生告诉记者,为了把课上好,吴老师和孙老师自己到街上买电池做电源,分发给班上的学生做实验。

  买几十对电池对普通人来说也许并不算什么,但是对还在“啃老”的两个实习生来说就不一样了。

  从昆明来到彝良那天,吴灵和孙刘艳打算在县城里吃点东西。她们准备吃米线,可是问了几家,要么10块一碗,要么9块一碗。她们找了好几家,终于找到8块一碗的。
   

  (三)

  短短三个月时间就要过去了。12月2日,吴灵和孙刘艳将回云师大。

  随着日子不断逼近,她们越来越觉得不舍。

  但她们必须要离开了。跟昭通学院在彝良实习的学生不一样,昭通学院的学生实习一学期后,所有科目都将免考,而吴灵和孙刘艳还要参加三个科目的考试。回去后,有一个月的时间准备复习。

  因此,她们唯一能做的事,就是上好每一堂课。

  课堂上,她的目光温暖,声音抑扬顿挫,课讲得深入浅出。

  那是一个被很多老师和学生称之为“烂班”的班级。笔者随机询问了那个班级的一名男生,要他说说对自己班级的印象,那学生随口说出了“垃圾”两个字,但他也承认,吴老师是他们最喜欢的老师,现在吴老师就要走了,他们很舍不得。

  课堂上,虽然吴灵的课讲得妙趣横生,但只有不到一半的学生在认真听。

  有两个学生在睡觉,吴灵缓缓过去,轻轻敲击课桌,让他们抬起头来。还有两个学生没带课本,吴灵过去问他们是怎么回事,他们的回答都是一样,“课本被别人偷了”。吴灵知道他们压根就不想把课本拿出来,却没揭穿,只是从另一桌借了一本,叫两个人看一本。

  “这比最初好多了,”课后吴灵说,“我刚来的时候,课堂班级更乱,学生基本都不学习。很多学生欺生,看我又是女老师,老跟我作对。但是经过这两个多月,他们对我好多了,也听话多了。”

  到龙海中学不久,吴灵发现那个班级的学生厌学情绪特别严重,于是作了一个匿名问卷调查,令他吃惊的是,班上大部分学生的父母都在外面打工,有70%以上的学生是留守儿童少年;还有几个父母离异,有几个没有父母,长期跟爷爷奶奶过日子。

  “他们没人管,普遍缺乏爱,加上学习基础差,所以就得过且过。”吴灵说孩子们缺少家庭的爱,那么,这份爱应该在学校里得到补偿。因此,她把更多的时间都花在了学生身上,跟他们谈心,辅导他们学习,渐渐地,学生们喜欢上了她。有的学生各科成绩都很差,但是最近物理成绩上升很快。

  “通过这两个多月的实习,我发现了一点,那就是给学生做思想工作,有的一两次他就改过来了,有的要几十次甚至上百次,但是只要老师把自己的心敞开,真心付出,再不听话的孩子也会有所触动。”吴灵说。
  记者问吴灵:“你教的三个班级,你对哪个班级更有感情?”

  她想了想说:“67班吧。这个班级,也许有的老师上课已不是那么卖力了,学生们也放弃自己了。但是我自始至终对他们好,他们也就对我好。成绩差的学生也有优点,他们更懂得感恩。就要走了,我真的很舍不得他们。”

  吴灵尤其放不下的是两个学生。一个叫邓杰,孩子很聪明,但是有点调皮,这两个多月里,她给他做了很多次思想工作,邓杰也有了很大的改变,但是吴灵担心自己走后,这个学生不能坚持下来;另一个叫杜远鸿,成绩不错,班上大多数学生都不爱学习,而这个学生把一门心思都放在学习上,她很心疼他。

  “真希望他们都一个好的未来。”吴灵说。

  11月23日,星期六。

  上完下一周的课,吴灵和孙刘艳就将离开了。

  根据龙海中学安排,她们为全校教师进行了一次课件制作培训。

  也许,这是她们留给龙海中学的最后的礼物了。

  吴灵和孙刘艳告诉笔者,她们学的是师范专业,毕业以后都会去当老师。有了在龙海中学这3各月的经验积累,毕业之后她们将会轻装上阵,有信心成为优秀的教师。

   云南网记者 杨之辉 通讯员 王堂新 李发强
   

http://yn.yunnan.cn/html/2013-11/25/content_2971589_5.htm